2/3/19

入凡;前事

冥河岸邊。
與該地氣氛不符的一個男人站在岸邊,靜靜的看著河水。
他帶著牛角樣曲張的面具,著深黑色的披肩,右手拄著一隻手杖,手杖上的墨綠色寶石散發著不詳的氣息。

1/29/19

吾家有女初長成?!

又是好久不見。
來說說那日總算了卻一樁心願的事情吧(?

1/28/19

不染

願這生生的時光不再枯萎 待花開之時再醉一回 願這生生的時光不再枯萎 再回首淺嘗心酒餘味



6/9/18

久違了。
雖然還有很多很多跟小狐狸的事情想寫
但今天要來說說我爸

越是成長越是感覺到我父母的衰老
總覺得再不寫些甚麼 他們會離開得更快....
就當作個存檔吧。

8/9/17

病患

男孩無可奈何的坐在椅子上望著我
我也無可奈何的望著他。
到底誰才是醫生啊⋯⋯

異者言

這裡是久未露面的赤。

我想寫個系列 這個想法在屠戀時就有了。
屠戀只是一個開頭 雖然屠戀的本質跟現在所想的有些不一樣
但我想寫出自己 或是同夥們 異端邪說一般的故事。
用著這些文字 來讓所有人自省
審判的是誰?狩獵的是誰?
真正異常的 是誰?

有看過分裂這部電影嗎?
它完整陳述了我推斷的可能性 雖然沒有它所演的那麼誇張。
而裡面醫生有關人格分裂的演說很有意思
那近乎是我分析過的例子中所認為最合理的解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有過的經歷讓我自己完完全全的認知到
常識對我來說只是增加自我矛盾的框架
異類中我依然還是個很詭異的個體。
因為我可以感同身受著異常的痛苦 卻也能理解正常的畏懼或排斥。
所以即便不喜歡 我也稱呼自己是異類
因為我有時候也恐懼著自己。
不過這些也是在我受過排擠後所能接收到的資訊了
或許沒經歷過那些 我會有正常的機會吧?

總歸一句 這些會是我 或是異類朋友們的經歷 改編的日常。
名為 異端審問 的黑色文字。